您现在的位置 保险频道->最新资讯

承担风险博高收益还是下调收益预期?

2016年05月31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低利率环境、高波动性及优质资产稀缺的多重压力下,九位保险资管人坦言,今年,保险资产配置或通过承担利率波动等市场风险博高收益,或下调收益预期,但由于保险资金负债成本并未随市场利率下行而降低,导致面临负债成本刚性和资产收益下行的双向挤压,保险资产负债管理难度正在加大。

  坐拥12万亿元资产规模,“深藏功与名”的保险资金正越发受到外界瞩目。

  日前,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记者随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先后对人保集团投资金融管理部总经理盛今,复星保德信副总裁兼资产管理总监赵鹰,安盛天平首席投资官章俊,东吴人寿总裁徐建平,工银安盛首席投资官郭晋鲁,交银康联投资总监兼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汪朝汉,太保资产副总经理余荣权,中意资产副总经理张光,阳光资产总经理助理、投资总监马翔等9位保险资管人士进行了走访,力图准确、全面、深入地描摹出保险资金运用图谱。

  低利率环境、高波动性及优质资产稀缺的多重压力下,前述九位保险资管人坦言,今年,保险资产配置或通过承担利率波动等市场风险博高收益,或下调收益预期,但由于保险资金负债成本并未随市场利率下行而降低,导致面临负债成本刚性和资产收益下行的双向挤压,保险资产负债管理难度正在加大。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保险资金束手无策。上述保险资管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记者,作为保险资产主要配置方向的固定收益类资产,其资金运用余额比例不会产生太大变化,但需要关注利率品种收益率阶段性上行压力及信用风险。与此同时,保险资管将强化分散化、多元化资产配置策略,及长期投资理念,加大对非标、股权、海外、实物等资产品种的配置力度,实现风险分散和获取超额收益的目的。

  对于保险资金的下一步,有前述保险资管人士建议,应该发挥保险资金长期、稳定的特性,从融资和投资两端对接客户需求,主动融入大资管时代及大资管战略。

  扫雷债市“黑天鹅”

  固定收益类资产始终是保险资金的最爱,包括银行定期存款、协议存款、国债、金融债、企业债、可转换债券、债券型基金等在内的固定收益类资产,虽然收益不高但比较稳定,风险也相对较低,与保险资金的负债特性、风险偏好等不谋而合。

  然而,在利率债收益率阶段性上行和信用债风险频发的背景下,保险资金是否会调整策略?对此,章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记者,“由于保险资金负债特性并无大的变化,因此保险资产在固定收益类资产的配置比例上不会有大幅调整,但为了控制信用风险和价格风险,自然会选择更高信用评级和更短久期的产品。”

  事实上,这一点从保险资金的具体配置策略上即可窥一二。余荣权表示,“在一季度和半年时间内,太保资产相对看好高信用等级债券,如国债、金融债,铁道债,AAA企业债、公司债、中票等。”

  “交银康联固定收益类资产的主要配置方向,一是短期融资券,其票息具有一定优势,期限较短,信用风险相对可控;二是政策性金融债,其信用风险较低,流动性较好,便于把握收益率波动机会;三是可转债(爱基,净值,资讯),其具有一定的债底保护,风险相对可控,可以把握权益市场的波段性机会。当然,部分地方基建以及煤炭、钢铁等传统行业项目的信用风险大幅上升,这对风险管控能力提出了一定要求。”汪朝汉对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记者如是说。

  整体而言,郭晋鲁认为,当前,利率债的收益率已经达到新低,但在偿二代下,寿险公司对利率债特别是超长期国债依然具有稳定的配置需求;信用债配置应该严控信用风险,策略上应以配置高等级债为主。不过,虽然央企或地方重点国企、平台发行的高级债较多,但并不是都可以投资,工银安盛比较倾向于手中有供水、供电、供热、煤气、高速公路收费权的国有发行人。

  需要强调的是,“对于信用债风险,保险资金应该加强投资备选池管理,尽可能回避信用风险高发的地域或行业;更加审慎地进行内部信用评估和投后管理;进行分散化投资,有效控制单一信用品种的投资规模。”马翔对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记者补充到。

  谁是投资新风口?

  在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记者采访过程中,“非标资产”的出镜频率颇高。所谓非标资产,相对于上市交易的股票和债券,包括债权计划、股权计划、信托、信货资产ABS、项目支持计划、银行理财等非上市交易的债权或股权投资工具。

  对于看好非标资产的原因,郭晋鲁解释称,“非标资产相对于标准化的传统金融资产,具有流动性溢价带来的超额收益。保险资金大力投资非标资产,可以发挥保险资金长期稳定、对资产流动性要求不高的优势,在不降低资产信用质量的情况下,通过债权计划、股权计划、信托等流动性较低的资产,获取稳定的超额投资收益。”

  赵鹰也认为,非标资产可能会成为保险资金的投资重点。“未来,中国将大力推行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在这一过程中,众多企业都会有资产证券化的需求。不过,在选择非标资产过程中,保险资金需要看清风险,非标资产在信息披露上,毕竟不如标准化产品规范和稳定,所以自然有一些风险隐匿其中,而且非标资产的本质是将风险转移给第三方投资者,因此第三方投资者能否承受这类风险也很重要。”

  此外,股权投资或是保险资金未来运用的一个尝试方向。郭晋鲁的观点具有一定代表性,“以高科技产业、高端服务业等为代表的新经济(爱基,净值,资讯)是未来我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但由于这些企业轻资产,高风险,缺乏传统的抵质押能力,无法满足银行的融资条件,可能也无法通过股票市场融资,通过多层次资本市场尤其是股权融资来直接对接企业融资需求是必然的。未来几年将是股权投资的黄金发展期,因此有必要加大保险资金投资股权的比重”。

  不过,余荣权对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记者强调,“目前,制约股权投资的主要问题还是市场化人才不足,直接投资主要是委托人自己在做,资产公司参与较少。保险公司对股权产品性质上偏向于明股实债的项目,主要定位于资产管理,根据市场需求设计产品。”

  布局衣食住行用

  万变不离其宗。保险资金通过对上下游产业链的布局,覆盖衣食住行用等领域,实现投资、主业双轮共赢。

  例如,徐建平对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记者表示,“由于保险与健康、养老产业具有天然的融合偏好,东吴人寿正在考虑在健康、养老产业进行战略布局,从保险到服务到投资再到产业,延伸价值链,发挥协同效应,构建生态、闭环和平台。”

  其实,“保险资金等运用无外乎生产、生活、生态。生产,包括工业4.0,制造业2025等;生活,即消费升级,包括健康、养老服务业等,相信这在未来会成为最大的产业之一;生态,侧重美丽中国、环保等领域。在这三个领域,东吴人寿将筛选并投资成长型的新兴创新产业。”

  除具有发展潜力的新兴产业(爱基,净值,资讯)外,“人保资产更关注涉及民生、不可或缺的产业,包括大消费、医药等。这些领域的优质公司具有稳定的现金流,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升,需求会越来越旺盛,投资这些产业和公司可以服务保险主业,实现投资、主业双轮共赢。”盛今对21世纪经济报道最保险记者道出了自己的理解。

  对此,郭晋鲁亦表示,“未来,保险资金运用的战略性机会包括,一是符合产业和消费升级方向的医疗保健、旅游消费、养老健康消费、住房和汽车等现代服务业,以及协同主业的互联网金融、电动汽车、金融租赁等行业;二是与国企改革、走出去战略、国家级新区、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等区域发展平台等国家重大战略有关的机会;三是与新型城镇化建设、民生保障提速有关的投资机会,包括智慧城市、新能源、环保、新型城镇化、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四是与补齐基础设施短板相关,尤其是水电气路、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新能源汽车基础设施、城市地下管网、城际交通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等建设;五是与新动能相关的高端装备、智能制造、绿色制造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及现代服务业、新型工业化、农业现代化相关的投资机会。”